Archives for category: 革命工團主義

工人控制在近年變成西方社會學,與社會民主工會領導和產業管理非常流行的概念。這個工人管理的概念被放置程”工人參與””產業民主”和”共同決策”。這些方式的目的是要解決資本主義工業中無聊與異化的工作內容與工作環境中的問題。工人的控制被看似一個有望的解決方法。 …一個侷限的決策權力,一個被當做次等意見的聲音,這就是車間控制的工作情況。工人控制是現制在由資本主義者所界定出來的空間去活動,她被當作是非經濟式的工人問題改善。
工人的自我管理則是工人權力以合作社和聯盟的方式在西班牙社會革命之中實踐出來的形式,她與工人管理是有著極大的差異的。自我管理不是一個中介於資本老闆還有工人的形式運作。相反的她是由工人自己將老闆與管理階層掃地出們之後接手自己工作環境的管裡生產極致手段。自我管理的意思是所有的工人組織進入一個車間工人委員會或是工廠委員會,她來決策過去那些本來是由老闆和管理階層決策的所有問題。這個形式的工人也是不准許受到官僚階級的魅惑,權力是由工人自己代理的,她的目的就是她們在大會中指選粗ㄧ些可以隨時替換的無權力代表來時建工人自己的意思。
在西班牙社會革命沒有完全的成功:革命常常很短暫得就停止了。但這個想法,還有目標是工人共同的奮鬥中ㄧ個由工人自己管理的合作社這件事是很清楚的。

奧斯汀。 騷奇

在中國安那其主義者是1910年廣州的第一個近代工人工會的組織者,她們也組織了第一個罷工。在1920年代之初廣州的工人組織是受到安那其主義者影響的(特別是馬頭工人和服務業工人) ,她們在工人互助會社中團結起來,在1923-24年解散。在1920年11月在安那其的倡導下,一個湖南區的工人會社成立了,他團結了在輕重工業中的各行各業工人。組織了重要的紡織工人遊行,但在1922年1月受到地方政府的摧毀,帶頭者被殺害。在1920年安那其和工團主義者的運動移轉到上海,1924年3月在那裏安那其和其他的非共產主義工人成立了一個工會聯盟。她們參與了地方上的罷工運動。在1927年聯盟的控制權轉到了國民黨會員的手上。在1926年安那其主義者和安那其工團主義者成立了一個附屬於國際工人協會的人民抗爭聯盟;這個組織在1920年代底的內戰情況中消逝。

在大部分的遠東殖民國家中,社會抗爭的目的是在達到一個獨立的民族性國家,安那其主義的反國家的口號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傳播。一個來自於印度由M.P.T.Acharya領導的革命移民團體接受了安那其工團主義的立場。這個團體意圖建立一個印度工會,但她們的宣傳活動受到英國殖民政府的打壓。在韓國和台灣,安那其主義者是受到她們日本同志極大的影響的,在1920年代,意圖去建立幾個工會和地下團體,但這些行動很快都被清掃。安那其中國工人工會在1920年代在馬來西亞和其他的東南亞國家是活躍的。

(法國的CGT工會再成立的最初是擁有革命工會的思想概念的,這份文件出現在1906年。從這份文件確定了其思想概念的革命工團主義傾向。但現在的CGT已經面目全非,成為一個改革派的大工會。)
在1906年CGT的第九屆大會上由830票通過,八票反對,一票棄權的情況下決議了下列文件 – 一個革命工團主義工會的重要內容 – 強調為了保持運動的獨立性必須要獨立於各政黨之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