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category: 工人新聞(IWA國際工人協會)

今年初在英國倫敦,國際工人協會簡單的辦了一場兩天的周年紀念會議,參與的人來自歐洲區的國際聯盟中的各工會,其中還包括了小部分中南美洲的其他聯盟工會會員,但主要受到地理區域的限制大部分參與者集中於歐洲。會議時間與模式也稍顯小型,主要來自於時間與準備不足。國際工人協會存在的時間雖然已有90個年頭,但經過與多風風雨雨,包括20世紀初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剛開始建立的時期,許多工會被逼破走路地下的方式組織,到了三零年代西班牙的全勞連達到最高峰,工會會員與行動快速的長成與散布到西班牙村落中,然而很快的西班牙進入內戰的威脅並於39年正是失陷於法西斯的統治,西班牙全勞連面臨極大的失敗,工會會員被殺被關,少部人成功的活下來走路地下成為地下游擊隊馬機史,而取多人”暫時”出走至法國與其他歐路等待機會。接連的戰爭更將連連遭受國家壓迫的各個聯盟工會遭遇到更大的打擊,在很多地區二戰前後的工會幾乎消失無蹤。雖然70年代之後許多國際勞工協會的工會開始重新組織,但這股力量卻無法回到20世紀初那股工人團結氣集的時代,許多工會仍然保持小型工會的組織方式,在發展上受到許多的困難,包括在德國法律約束之下,德國區工會的合法性時而不得成立,並且在很多時候甚至無法與工人回到車間以工會方式鬥爭,除此之外失去工人也是一個最至關緊要的問題,在英國的團結聯盟至今還不是正式工會。
本篇文章是(大部分完整)節譯自當場參與活動的一個會員的筆記,第一個部分由來自於英國團結聯盟一個近四十年參與者對國際工人協會的介紹,這篇筆記稍嫌簡短,不過可以讓對國際工人協會毫無認識的人有個概念,不過內容似乎不重在存在的方式(鬥爭報告),多是談論存在時間與存在的證明等,可能礙於時間的侷限。想對國際工人協會有更深入的了解可參考本人的論文中的歷史部分。

國際工人協會  – 90個年頭的思想與實踐
T參與了國際工人協會近40年的時間,他追朔安那其工團主義萌芽的最初時期,還有第一國際中馬克斯主義與安那其思想鬥爭,巴黎公社企圖從國家中解放出來。他跟著談論了自第一國記分裂後所成立的那些其他的國際團體發展,例如1872年在聖伊米爾的國際團體,這個團體的成立助長了西班牙和義大利的起義,並且在法國開始重新組織。為了反對第二國際的改革派作為,19世紀後期工團主義開始成長。儘管當時盛行的是和平主義,他們披荊斬棘帶領了社會總罷工和直接行動的思想,而這正是革命工團和安那其工團主義發展的重要時刻。

他並且談到在第三國際時期,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與其(第三國際)之間的周旋,直到認識到最終這只是莫斯科的旗子後,工會們才正是抽出這盤棋。這之後IWA快速的於1922年由德國的FAUD堆動下成立,在三零年代他們走過幾個重大的歷史事件,在戰後第一次大會中國際工人協會情勢慘白,僅僅只有瑞典的工會正常運作。在五零年,瑞典的工會離開了聯盟,並且西班牙全勞聯的流亡者之間出現了不少內部爭吵,國際工人協會的局勢更加脆弱。到了75年,整個國際整剩下5-6個團體,其中兩個昰由流亡者組成。佛郎哥的死訊與戰後的資本主義發展高峰期的結束給予了協會新的刺激,到了79年,德國、義大利、挪威的工會再次復新。柏林圍牆的倒下也引法了東歐工會的發展。

Advertisements

親 愛的同志們,就如你早已知道的,義大利政府與那些經濟權力頂端的代表們正在對我們的國家福利系統大動手腳,他們主要的攻擊目標之一就是醫療服務。我們位於 San Raffaele醫院工作的同仁們與其他的工會在其位置上團結起來,並以罷工的方式抗議醫院對244位工人的裁撤還有對先前合約條件內容的修減等。USI 工會代表Graziella還有Daniela並在一次行動中入侵醫院頂樓意圖升高社會對此爭議案的關注。

為了持續的抗爭,這些工作人員每日參與罷工與抗議行動(在10月24還有11月14日在米蘭都有重要的遊行抗議行動),包括癱瘓公路、在區域與地方 政府所在處的門前抗議;多次人們更來到了傳播媒體大樓抗議,而日常醫院入口的活動更是不加間斷,許多人們給與這些工人高度的支持。在入侵醫院頂樓的抗議行 動日當天,50名工人同時佔領醫院管理室,最終這些行動雖然都受到警方的干擾與驅離,工人還是不放棄的在醫院窗邊掛上抗議布條,讓人們看到抗爭不會停止 – 即使受到國家機器的鎮壓。這些訊息對於抗爭都是很重要的。工人們現在很明白政府正在幹的勾當,他們的工作權利與條件在現階段的壓迫只是一個開端,可想而知 之後所接續的昰不斷下修的合約條件,而這一串迫害的開頭雖然看似醫療機構的工人首當其衝,但是這個緊密的社會網絡機制絕對不是單一的 ,他所影響的昰所有需要公共醫療資源幫助的人們。

在西班牙哥多華的瑞士勃朗-鮑威利有限公司自去年11月28日開始,公司的員工展開一場無限期的罷工,合約變動的問題嚴重的影響了公司員工的權利。

事實上,這一些在瑞士勃朗-鮑威利有限公司工作長達10年甚至15年的工人們甚至不是瑞士勃朗-鮑威利有限公司的正式員工,他們的合約是簽付在外包人力公司的手上。這個罷工展開之後,員工受到嚴厲的工會行動打壓,在去年12月31日當天13名工人被正是開除,其中的9人正是罷工委員會的參與者。除此之外,瑞士勃朗-鮑威利有限公司更藉由德科集團人力資源公司轉來新的工人取代罷工工人(工賊),這些新的臨時員工不但沒有工作經驗也沒有任何相關能力,他們主要的目的就是打擊罷工工人的行動,這在處於極高失業率的西班牙南方更是讓人情何以堪,罷工工人只有不斷呼籲新員工不要進入公司工作,加入他們的罷工行動。為此從西班牙全國轉至歐洲大陸的其他國家紛紛展開團結行動。

(↑↓圖為各國的團結行動)

德科集團與瑞士勃朗-鮑威利都是美國財星雜誌中出現的前500大公司榜上有名的大型括國企業,其中瑞士勃朗-鮑威利在100多個國家內設有分公司,並雇有130,000名員工,位於西班牙的公司擁有2,341雇員,主要的企業範圍包括了電力、電器、機器等,並且在其所屬產業中佔有領先地位。德科集團人力資源公司則是一家鼎鼎大名的人力資源公司,在60個國家擁有5,600個辦事處,並且也在台灣設有分公司- 藝珂人事顧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