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那其主義不是一個可以被關在墳墓裡的思想。他也不是一個單純的政治思想。他是活著的構想,他是生活,不管我們年輕或是年老,對於老人或是孩童,他沒有終點:我們必須不斷的日復一日得去加以挑戰:當我們在早晨醒來,雙腳踏上地板,那就是因為我們擁有一個的理由促使我們繼續,若是我們不去嘗試(行動/實踐),我們是否為安那其主義者就不代表什麼了。也許我們又回到床上繼續沉睡。我們必須要知道,這個促使我們繼續的理由,作為安那其主義者,我們怎麼去做或是去想是與他人無差別的,但是我們的行動和理論是互相推演一致的。這使我們成為安那其主義者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我們將我們的概念具體化為政治實踐,政治理論。

阿爾芙列多 M 柏那諾,1998

Advertisements